NK细胞在皮肤病治疗中的价值

NK细胞是天然免疫系统的主要效应细胞,具有广泛的生物学功能,位于机体抵抗肿瘤和 病毒感染的第一道防线。NK细胞作为天然免疫的主要效应细胞,在感染性疾病的防治、肿瘤的生物 治疗以及骨髓移植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皮肤黏膜组织是机体的重要免疫器官之一,是阻挡病 原微生物入侵的天然屏障,而NK细胞是这一屏障的主要效应细胞之一。

NK细胞

NK细胞,即自然杀伤细胞,是继T、B淋巴细胞后 又一被认识的淋巴细胞群,约占人外周血淋巴细胞的 15%,主要分布于外周血、脾脏、肝脏和骨髓等组织。NK细胞作为机体免疫系统的前哨阵地,一直倍受学 者们的关注。而NK细胞作为皮肤黏膜组织行使其 天然屏障功能的主要效应细胞之一,也引起了皮肤病学家的关注。

 

NK细胞在皮肤病治疗中的价值

NK细胞

 

NK细胞研究较多的几种皮肤病 

特应性皮炎

特应性皮炎一种慢性炎症性皮肤病,见于具 有皮肤对瘙痒阈值降低的遗传素质者,常伴有变应性 鼻炎、枯草热和哮喘,主要特点为奇痒,导致搔抓和摩 擦,引起典型的湿疹损害。这种损害在某些患者中表 现较为持久,对这些患者检测后发现NK细胞的活性 显著降低。研究证实,疾病的持久性和皮损的严重程 度呈正相关。从神经免疫学的观点来讲,疾病的持久 性导致了病人的慢性压抑状态,这种状态直接影响着 NK细胞的生物学活性1。

银屑病

银屑病一种反复发作的、丘疹鳞屑性慢性炎 症性皮肤病。其特有的损害为红色丘疹或斑块,几乎 到病损边缘都由银白色层状鳞屑覆盖。发病机制是 一种免疫相关疾病,更可能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其中Thl型细胞因子的表达明显占优势。NK细胞和 NKT细胞被认为是此种机制的关键所在,不仅表现为 外周血中NK细胞数量的减少,而且可能是Thl型细 胞因子的主要来源。研究证实,在病人斑片中存在这 两类细胞8。

皮肤利什曼病

皮肤利什曼病由利什曼原虫感染引起。其特 征为出现单个或多个丘疹,继而发展为结节,破溃后 形成无痛性溃疡。愈合后留有凹陷性瘢痕。虽然,利 什曼原虫的致病机制尚不清楚,但是在其皮损部位的 真皮层却发现有CD8+T细胞及NK细胞等细胞毒细 胞的浸润。研究报导,NK细胞在小鼠的利什曼原虫 感染早期发挥着直接的作用。

慢性皮肤黏膜念珠菌病

慢性皮肤黏膜念珠菌病包括多种不同类型的 念珠菌感染,表现为口腔黏膜、皮肤、指(趾)甲和阴道黏膜的慢性念珠菌病。局限性或弥漫性不一,有时为家族性,可伴有内分泌病及免疫抑制。此病患者中,细胞免疫的功能明显降低,主要原因之一是NK 细胞数量和功能的缺陷。

NK细胞在皮肤病治疗中的价值 

CLA(皮肤淋巴细胞抗原),是一种特殊的归巢受 体,和E一选择素配体结合后引导淋巴细胞向病变部 位聚集。它不仅存在于记忆型/效应型T淋巴细胞, 而且在NK细胞表面亦表达。

表达CLA的NK细胞亚 群,在CLA的引导之下更快地向病变部位聚集,这一 受体必将使NK细胞在宿主抵抗外来微生物入侵和 皮肤肿瘤的免疫监视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NK细胞可以通过抑制性受体KIR,识别HSV感 染的靶细胞表面下调的MHC—I类分子,从而启动 “丢失的自我”识别、杀伤机制,行使其对病毒感染的 靶细胞的杀伤功能。

另外,NK细胞在防止HSV—I 引起的早期视网膜急性坏死中起着重要的延缓作 用H。NKG2D可以不受NK细胞抑制性信号的抑制,识 别并结合配体后直接行使对靶细胞的杀伤。

由于这 种配体一般是在某些压力因素下,诱导细胞表面产生 的,因此,有学者称此种识别、杀伤机制为“诱导的自 我”。有关NKG2D及其配体在肿瘤生物治疗中的应 用,亦成为该领域的一个亮点。恶性黑素瘤,可自然 发生或在良性痣基础上发生,最常见于皮肤。

研究发现在小鼠体内,首先用转导了NKG2D配 体基因一‰1和H60的肿瘤细胞接种小鼠,然后输 入Rael和H60基因阴性的肿瘤细胞,发现后者被 CD8+T细胞和NK细胞排斥15。这一现象,在某种程 度上也证明了,NKG2D配体基因转导的肿瘤疫苗的可 行性。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将NKG2D配体基因转 染到恶性黑素瘤细胞,再转输入体内,尝试对这一恶 性肿瘤的治疗。

展望 

NK细胞以其天然杀伤的特点,成为当今肿瘤生 物治疗的重要效应细胞。以其为基础的科学研究正 在走向临床。其中,最令人瞩目的研究领域是感染性 疾病、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及骨髓移植。

毫无疑问, 前三个领域在皮肤病中都有相关疾病的发生。近年来,有关NK细胞在骨髓移植中的研究,取得了突破 性进展,而对于其在皮肤移植中的研究尚处于空白。随着NK细胞研究的逐渐深入,及皮肤病学家对其兴趣的提高,或许在皮肤病学和免疫学的结合中,某些原因不明的、免疫相关性疾病的病因能够在NK细胞的身上得到答案。

参考文献:Karre K.NK cells.MHC class I molecules and the missing self. Scand J Immunol 2002;55:221-228.

发布者:木木夕,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lls88.com/lcyj/6552.html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公众号

400-915-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