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泌体源头供货

JEV |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中心:结直肠癌细胞来源细胞外囊泡重塑肿瘤微环境促进肝转移的新机制

结直肠癌肝转移(CRLM)是结直肠癌(CRC)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肿瘤细胞与肿瘤微环境(TME)之间的相互作用在CRLM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 CRLM 期间,癌细胞可以通过重塑 TME 来诱导转移前小生境的形成。活化的肝星状细胞 (α-HSC) 特征被发现是继发性或原发性肝癌中最常见的生物学过程。α-HSC 可以从静止状态转分化为高度增殖和移动的肌成纤维细胞。此外,α-HSCs 可以通过重塑和沉积细胞外基质 (ECM) 来影响 CRC 细胞的生长和侵袭。因此,阐明肿瘤细胞与 TME 之间相互作用的机制对于理解 CRLM 的发生至关重要。

近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中心赵森林(第一作者)、李大卫及李心翔(共同通讯)Journal of Extracellular Vesicles在线发表题为“Highly-metastaticcolorectal cancer cell released miR-181a-5p-rich extracellular vesicles promoteliver metastasis by activating hepatic stellate cells and remodelling thetumour microenvironment”的研究论文(2022,11(1):e12186),该研究发现高度转移性 CRC 细胞比表现出低转移潜能的细胞释放更多富含 miR-181a-5p 的细胞外囊泡(EV),进而促进 CRLM。此外,该研究验证了 FUS 介导 miR-181a-5p 包装成 CRC EV,通过靶向 SOCS3 和激活 IL6/STAT3 信号通路持续激活肝星状细胞 (HSC)。

JEV |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中心:结直肠癌细胞来源细胞外囊泡重塑肿瘤微环境促进肝转移的新机制
活化的HSC可以分泌趋化因子CCL20并进一步激活 CCL20/CCR6/ERK1/2/Elk-1/miR-181a-5p正反馈回路,导致 TME 重编程和 CRLM 中转移前小生境的形成。临床上,含有 miR-181a-5p 的高水平血清 EV 与 CRC 患者的肝转移呈正相关。
总之,富含 miR-181a-5p 的高度转移性 CRC 细胞衍生的 EV 可以激活HSC 并重塑 TME,从而促进 CRC 患者的肝转移。这些结果为CRC肝转移的潜在机制提供了新的见解。
JEV |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中心:结直肠癌细胞来源细胞外囊泡重塑肿瘤微环境促进肝转移的新机制
参考文献:
Highly-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cell released miR-181a-5p-rich extracellular vesicles promote liver metastasisby activating hepatic stellate cells and remodelling the tumourmicroenvironment. J Extracell Vesicles. 2022,11(1):e12186. doi: 10.1002/jev2.12186.

发布者:木木夕,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lls88.com/linchuang/lcyj/8821.html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2-09 20:13
下一篇 2022-02-09 20:1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公众号

400-915-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