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外泌体源头供货

拓展国际视野,聚焦CAR-T治疗——探索中国血液肿瘤CAR-T诊疗现状与发展

近年来,CAR-T细胞疗法在血液系统肿瘤治疗中,展现出令人惊叹的潜力。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朱知梅教授,带你以国际视野探索中国CAR-T治疗的现状与发展。

CAR-T治疗,即“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治疗”,是将人的T细胞经过基因工程手段体外修饰改造后,回输到患者体内,用于治疗疾病。随着近年来CAR-T技术的蓬勃发展,CAR-T在治疗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特别是复发难治性淋巴瘤上展现出极大的优势。医学界特邀英国皇家内科学院院士,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血液科主管朱知梅教授,以国际视野聚焦国内CAR-T治疗现状与发展。
中国CAR-T产品从提取制备
到回输治疗实现全程“本地化”
朱知梅教授是英国皇家内科学院院士,曾在英国皇家利物浦医院血液科及英国默西河血液科任职多年。2012年起就职于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在血液系统肿瘤诊疗方面不仅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更具备难得的国际视野。
朱知梅教授表示,近年来CAR-T治疗在血液肿瘤诊疗领域可谓异军突起。作为一种五年前刚刚在美国获批的治疗手段,这种更为精准的“靶向治疗”之于肿瘤患者就如同“精准制导”的子弹一样,起到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2021年6月,中国第一款CAR-T治疗产品(阿基仑赛注射液)成功获批上市,已经积累了较多的治疗病例。目前已有包括中国、美国、英国等多个国家全面开启了CAR-T治疗的临床实践。这其中,中国和美国在CAR-T治疗中的临床经验尤为丰富。
如今,全球已有数家公司具有制备CAR-T产品的能力。CAR-T治疗也主要用于治疗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和急性复发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并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朱知梅教授介绍道,CAR-T治疗的原理,是提取患者的T细胞,并利用基因编辑改造,使其能够精准识别淋巴瘤细胞上的抗原(CD 19抗原)。之后,这些“全副武装”的T细胞就能够识别并杀死CD 19阳性的肿瘤细胞。同时,制备足量的T细胞“子弹”也是治疗成功的关键。因此,整个CAR-T治疗从提取、制备到最终回输患者体内,是一个复杂且相对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步,都需要极为严格的质量把控。
2021年,中国先后批准了两款针对于CD 19抗原的CAR-T治疗产品上市用于临床。他们在国内均设有用于制备T细胞的实验室。而由于阿基仑赛是中国首款获批用于临床的CAR-T产品,其疗效、副作用控制及临床患者管理等方面的数据较为丰富。基于此,需要接受CAR-T治疗的中国患者,真正实现了从细胞提取制备到回输治疗的全程“本地化”,极大地方便了国内患者的后续治疗。
“120万一针”——CAR-T这一针,
真的很贵吗?
去年年底,一个名为“120万一针清除体内肿瘤”的热门视频迅速蹿红网络。所介绍的治疗方法正是目前在血液肿瘤领域发挥作用的CAR-T治疗。相较于传统肿瘤治疗手段:放疗,化疗,靶向免疫治疗药物,CAR-T在我国一次的治疗费用约120万元人民币,可谓“天文数字”。
朱知梅教授表示,其实相较于美国等发达国家,中国的CAR-T治疗费用相当“亲民”。在美国,使用相同的CAR-T产品进行同样的治疗,单次费用约是中国的3倍。在澳大利亚以及英国等欧洲国家,CAR-T治疗成本也达到国内的2倍以上。即便在香港CAR-T治疗费用也高达内地的2.5到3倍。
CAR-T治疗之所以价格如此“昂贵”,朱知梅教授表示:“最重要的原因是CAR-T本质上是一种个性化,私人订制的医疗产品。”CAR-T产品并非一种可批量统一生产的药物,它是一种需要长时间、多流程、高标准制备的产品。制备过程要运用基因工程对细胞进行处理,用“子弹”对T细胞进行武装,然后培育“武装”细胞,整个过程实验室条件必须非常高标准。
同时,在CAR-T技术临床运用的背后,还涉及前期巨量的研发投入。朱知梅教授表示,在中国之所以CAR-T治疗的费用能低至仅为美国的1/3左右,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拥有一个“巨量”的市场。生产厂家可以通过需求量高来控制成本。而大量的患者又为临床治疗积累的丰富的经验,这是中国CAR-T治疗的一大优势。目前,中国已经在进行诸多CAR-T治疗运用于其他类型血液系统肿瘤或运用于实体瘤的相关研究。相信在未来3-5年,CAR-T会在更多瘤种治疗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香港患者赴深圳治疗,
历经困难终获“新生”
鉴于目前中国在CAR-T血液系统肿瘤治疗领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不少身处香港的血液系统肿瘤患者专程远赴深圳接受治疗。朱知梅教授详细介绍了他的一位患者,病人就诊时肿瘤负荷非常大,胸部的淋巴结肿胀很严重。对于肿瘤负荷很大的患者,直接接受CAR-T细胞治疗,很大概率可能面临诸如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及神经毒性等不良反应。因此,在对患者进行T细胞采集前,医疗团队首先对患者进行药物治疗,力图缩肿瘤。

 

在进行T细胞的采集提取后,大约需三周时间进行制备。在这三周里医疗团队又对患者进行了精细的桥接治疗,力图进一步控制肿瘤,使患者接受CAR-T治疗时不良反应最小化。朱知梅教授表示,这里的所有工作都不是由哪一个人完成的,而是由融合了诸多专业科室的多学科诊疗(MDT)团队共同完成。患者接受CAR-T细胞回输后,需要严密观察并积极处理所出现的不良反应,保障患者安全。
“我们很幸运,患者最终在接受CAR-T治疗后没有出现诸如CRS等相关不良反应。患者的治疗非常成功,目前已经返回香港继续接受随访观察”朱知梅教授表示,CAR-T治疗患者并非都如此幸运,要谨慎的安排治疗方案,治疗过程中更要严密的观察和监测,使病人的获益最大化。
治疗更多瘤种、惠及更多患者、进行更多探索
——CAR-T治疗未来前景可期
谈及对未来CAR-T治疗的前景与展望,朱知梅教授表示:“我有信心CAR-T治疗会越来越广泛的运用于临床,会有更多的肿瘤患者从该种治疗中获益。”目前,关于CAR-T治疗的研究已经不仅限于血液系统肿瘤,在如肺癌、肝癌、肠癌等实体肿瘤领域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突破。朱知梅教授预测在未来的三至五年内将会有更多瘤种的患者从CAR-T治疗中受益。
基于这个判断,未来拥有更多适应症,更大应用市场的CAR-T治疗则有望进一步控制成本,使治疗的价格更“亲民”。目前英国政府已经将CAR-T治疗纳入政府资助项目,患者可以获得免费治疗。也期待中国早日将CAR-T纳入医保范畴,以期令更多患者从中获益。
最后,朱知梅教授表达了对CAR-T技术进步的乐观看法,他表示CAR-T作为一种医疗技术,随着理论水平的不断发展,将有望在“双靶点”和“双特异性”方面取得突破。目前国内上市的两个CAR-T治疗产品均针对于CD 19这一个靶点,未来的研究有望使得CAR-T既能够抗CD 19又能够抗CD 22,利用两种机制从两个不同的部位攻击癌细胞,这也将是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
专家简介

拓展国际视野,聚焦CAR-T治疗——探索中国血液肿瘤CAR-T诊疗现状与发展

Patrick Chu-The University of HK-SZ Hospital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血液科科主管/香港顾问医生
Chief of Hematology Department/HK Consultant Doctor,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spital
1989-2012英国皇家利物浦医院,血液科顾问医生
Hematology Consultant Doctor,Royal Liverpool University Hospital,1989-2012
2001-2012 RLBUHT区主任
Regional Cheif,RLBUHT,2001-2012
2010-2012英国默西河血液科项目主管
Project Lead,UK River Mersey Hematology Program
英国皇家内科学院院士(伦敦)
Fellow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London)
英国皇家内科学院院士(爱丁堡)
Fellow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Edinburgh)
英国皇家利物浦皇大学医院高级医务总监(英国)
Senior Medical Director,Royal Liverpool University Hospital(UK)
英国皇家病理学学科考试官
Examinant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Pathologists
2012-2015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内科主管
Chief of Internal Medicine,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spital
2012-2015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国际医疗中心主管
Director,International Medical Center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spital

*文章来源:医学界血液频道

发布者:木木夕,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lls88.com/cells/myxb/11731.html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4-06 12:21
下一篇 2022-04-12 15: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公众号

400-915-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