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泌体源头供货

张锋团队胜诉,诺奖得主团队失去真核细胞CRISPR专利

当地时间 2 月 28 日,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裁定来自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张锋团队拥有在真核细胞中使用 CRISPR 的专利,结束了长达数年的 CRISPR 专利纷争。

张锋团队胜诉,诺奖得主团队失去真核细胞CRISPR专利

这一决定对加利福尼亚大学和已从其获得技术许可的生物技术公司(包括 Intellia Therapeutics 和 CRISPR Therapeutics)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们现在必须与博德研究所进行谈判,确认是否可以将该技术用于人类治疗。

专利之争到底怎么回事?

2012年8月17日,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和埃玛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合作,在 Science 杂志发表了基因编辑史上的里程碑论文,成功解析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的工作原理。

 

张锋团队胜诉,诺奖得主团队失去真核细胞CRISPR专利

2013年2月15日,张锋在 Science 杂志发表了,首次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改进并应用于哺乳动物和人类细胞。

 

张锋团队胜诉,诺奖得主团队失去真核细胞CRISPR专利

自此,近年来生命科学领域最耀眼的技术正式宣告诞生,Jennifer Doudna、张锋、Emmanuelle Charpentier 三人,也被人们称为CRISPR三巨头。

当然,整个技术的发展不能被过度简化为两篇论文和三个作者,包括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 George Church 在内的其他研究者,也对该技术的进步做出过重要贡献,特别是在哺乳动物细胞方面—— Church 研究 CRISPR/Cas9 的论文跟张锋 2013 年的 Science 论文背靠背。

 

从那时起,大量的发表在顶级期刊的文章开始证明,改造后的CRISPR/Cas9可以在人类细胞以及其他动物或者植物细胞中,高效完成基因组编辑。利用该技术的生物科技公司大量涌现,不仅可以用于转基因生物以及一些生物试剂赚足了真金白银,还可以利用CRISPR/Cas9系统针对人体细胞的进行基因改造,这种基于基因改造的基因疗法已经逐渐从梦想慢慢变成现实了。

 

2013年10月,张峰(Zhang Feng)所在的研究所(博德研究所和麻省理工学院)提出了CRISPR-Cas9技术专利的加急申请。该专利申请在2014年4月被通过了,而张峰也被授予其他相关技术的专利。而早在2013年3月由Jennifer Doudna和Emmanuelle Charpentier提出的专利申请仍在审查之中。

 

张锋团队胜诉,诺奖得主团队失去真核细胞CRISPR专利

CRISPR 技术的先驱,从左至右:George Church、Jennifer Doudna、张锋、Emmanuelle Charpentier 图片来源:Science 官网

 

2013 年底,张锋、刘如谦、Church、Doudna 在波士顿合伙创立了基因编辑公司—— Editas Medicine。作为第一批进入基因编辑行业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于2016 年 2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基因编辑领域首家 IPO 的公司。

 

在取得 CRISPR/Cas9 的专利后,2014 年,Doudna 因专利的归属问题与张锋分道扬镳,离开 Editas 加入了成立的 Intellia Therapeutics,于2016 年 5 月上市。Charpentier 在瑞士于 2013 年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CRISPR Therapeutics, 2016 年 10 月上市。

 

高新技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专利,Doudna 当初之所以出走,也正是因为专利。

 

她与张锋争论的焦点非常关键:CRISPR/Cas9 的专利究竟归谁?

 

按照「谁先发现就归谁」的原则,Doudna 认为自己和 Charpentier 的论文发表在先,而且她俩早在 2012 年 5 月 25 日就提交了保护 CRISPR 技术的专利申请,张锋的专利在七个月后的 12 月 12 日提交,但参与了加快审核,于 2014 年 4 月先行获得。

 

从技术上看,张锋团队的专利「攻势」显然更专业。

 

专利的加快审查机制在很多国家都存在,以美国的情况而言,进入快速审核的专利多数在 12 个月内即可授权,相比之下,常规流程的平均审查周期为 23.7 个月。除了加快审核之外,团队还合理利用相关政策把 CRISPR 的专利拆成很多份,在法理上把该技术的发现权和应用权区分开。

 

另外,张锋团队还精确把握了美国的专利政策,即专利的有效性主要基于「谁先完成研究」而非「谁先申请专利」,张锋团队还拿出实验记录,显示团队的研究进度在 Doudna 和 Charpentier 发表论文前就已经领先。

 

在获得专利后,张锋对学术界开放了 CRISPR/Cas9 基因编辑的专利,任何非商业目的的研究都可免费使用,赢得了学术界不少人的支持。

 

然而,Doudna 和 Charpentier 并不买账。2016 年 1 月,Doudna 所在的 UC Berkeley 和维也纳大学以及 Emmanuelle Charpentier(缩写为 CVC 团队)联合起来,向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的上诉委员会进行了上诉。8 月,CVC 团队公布了一封张锋团队前雇员的电邮,其中明确提到张锋是在 2012 年读过 Doudna 的论文后才开始 CRISPR 方面的研究。

 

2017 年 2 月委员会作出裁决,认为张锋团队的专利主要针对真核生物中 CRISPR 技术的使用,并不侵犯 CVC 团队早先的专利申请。有鉴于该技术最广阔的应用前景正是基于真核生物,CVC 团队对裁定结果不满,继续向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上诉。2018 年 9 月,上诉法院裁定维持先前判决。

 

此后,CVC 团队启动第二轮上诉,USPTO 的上诉委员会于 2020 年 9 月做出裁定,张锋团队拥有将 CRISPR 技术用于真核细胞(包括人类细胞)的优先专利,这是 CRISPR 技术相关专利中含金量最高的部分。

 

同时,该裁定也肯定了 CVC 团队是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中关键技术的发明者。CRISPR 系统中的关键技术之一正是引导 RNA,于是今年年初(当地时间 2 月 4 日)双方就谁发明了CRISPR基因组编辑工具又展开了争论。本次争论的焦点就是 CRISPR 系统中的关键分子——引导 RNA(guide RNA)。

张锋团队胜诉,诺奖得主团队失去真核细胞CRISPR专利

图片来源:Science 官网

 

当地时间2022年2月28日,在围绕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纠纷中,美国专利商标局做做出的这一裁定指出张锋所在的博德研究所团队拥有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也为长达数年的CRISPR专利之争暂时划上句号。

 

本文综合整理至:生物世界、生物学霸、生物谷官网、STAT官网

 

发布者:木木夕,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ells88.com/zixun/hydt/9376.html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3-02 11:50
下一篇 2022-03-02 11:5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公众号

400-915-1630